朱明友一度怀疑是焦某仁串通他人偷走了档案

  • 时间:

【中国女足0-3日本】

人武部:縣紀委已展開調查2019年12月9日下午,現代快報記者來到臨泉,見到了剛剛特意從浙江趕回來的朱明友。衣著簡樸的他,看上去要比實際年齡稍大一些。朱明友說:“上周臨泉公安、人武部的領導為了我的事,開了一次 會,說是各部門都很重視,還要幫我申請司法救助,讓我等消息。可我並不需要什麼司法救助,我就是想知道真檔案去哪了?假檔案又是誰做的?”

12月11日,現代快報記者再次來到臨泉縣公安局,詢問案件的進展,得到的回覆是:“朱明友是老上訪戶了,案子確實有,但想要採訪需經得縣委宣傳部門的許可。”而當地宣傳部副部長韓靜告訴記者 ,“朱明友的事情,縣政府會持續關註,會督促相關部門抓緊辦理,給他一個滿意的答覆。”

2年後,由於擔心天氣太冷對孩子身體不好,朱明友讓妻兒回老家,自己隻身一人去了廣州。在廣州,他每天騎自行車收廢品。“那時候治安不好,自行車老被偷,賺的錢都拿去買自行車了。”

殷某坤也認定這是一份假檔案,併在當天將假檔案帶去臨泉縣公安局報案。朱明友回憶,殷某坤曾打電話告訴他,公安局對假檔案一事立了案,還在2017年年底時拘留了兩個人,一個是朱明友同村的朱某強,另一人則是朱老莊村委會的幹事朱某。

誰拿走了那份真實的檔案呢?就在焦某仁回憶時,李春光回到了人武部,他表示朱明友的案子進展迅速,“雖然我去年剛接任,並不知道朱明友的實際情況,但看過一遍材料後,我也有了大致 的瞭解。朱明友現在彆著急,據我瞭解 ,警方一直在調查,紀委也於近日介入了此事,包括焦某仁在內的多名涉案人員,都接受過紀委的詢問。相信很快就會有結果。”

12月10日,記者跟隨朱明友來到臨泉縣人武部,以瞭解他們所掌握的情況。朱明友介紹,時隔2年,殷某坤、焦某仁均已不在人武部工作,目前人武部的政委叫李春光。不巧的是,那天李春光外出有事。 而就在等待李春光回辦公室的過程中,焦某仁突然出現了。

已是三個孩子父親的朱明友在接受完記者採訪後,也在當天匆匆前往浙江,他說他得趕緊回去幹活了。(本文部分人物為化名)

退伍軍人遭頂替工作:得知被頂替前對安置已不抱希望

有一件事讓令朱明友感到很蹊蹺。就在他發現檔案丟失後沒多久,朱老莊村委會的幹事朱某曾找到他,稱“別再找焦某仁要檔案了,我來幫你找,不然弄(打)你”。朱明友對此並沒有理會,他直接回 了浙江。

朱明友本想先這樣乾幾年,之後再把妻子接來一起生活。誰知到了年底,麵包廠老闆找藉口拖著不發工資,出門在外的朱明友和同鄉只得自認倒霉,辭工回家。

眼見賺不到錢,朱明友又輾轉去了上海,在某零件廠里當測件員,每天拿著尺子測螺絲尺寸。上海高昂的生活成本,不是一般人可以承擔的,朱明友乾滿一年就離開了。

2個月後,2017年9月,朱明友接到了人武部打來的電話,“他們說檔案找到了讓我回去看,但我一看,那個檔案有問題。”

隨後,根據李春光提供的線索,朱明友來到臨泉縣紀委。朱明友說縣紀委確認正在調查此案。

朱明友發現,這份檔案中雖然寫了自己的名字與住址,但相關的服役時間、部隊番號與他的真實經歷全對不上號。特別讓朱明友感到詫異的是,他服役地點是大連,當時隸屬沈陽軍區,但是這份檔案在 “接受新兵登記”一欄中,卻蓋著 “中國人民解放軍北京軍區司令部直屬工作部,軍務裝備處”的印章。

2000年的時候,朱明友的第一個孩子出生了。為了生活,他們一家人啟程去了大連。他先是在飯店當刷碗工,後來又在菜市場蹬三輪幫人送菜,一天下來最多能掙30元錢。

(來源:視頻綜合)現代快報訊 一次偶然的查閱,安徽退伍老兵朱明友發現自己的個人檔案“失蹤”了,不僅如此,當地人武部還“多”出了一份漏洞百出的假檔案。日前,現代快報記者在安徽省臨泉縣調查瞭解到,朱明友1995年當兵,1998年退伍,他的檔案在2000年被調往與他毫無瓜葛的蘭州、天水,調檔的介紹信上蓋有鎮政府的公章。“我的檔案叫誰拿走了?這份假檔案又是誰弄出來的?” 這個問題,42歲的朱明友問了2年,但至今也沒獲得一個答案。

殷某坤告訴朱明友,那份假檔案是朱某和朱某強提供給人武部的。他們兩個人被拘留了一個月後,就被“取保候審”了。

麥子一收完,朱明友就取了證件直奔臨泉縣人民武裝部(下稱人武部)調取檔案。辦補貼需要看檔案材料。但是,他沒有想到的事情發生了。檔案管理人員告訴他,他的檔案早就在2000年就“因工作需要”被調去了蘭州、天水。

服役期間,朱明友常常感到胃疼。經軍醫診斷,他得的是“慢性淺表性胃炎”。他以為這不是一個大病,但是沒想到這個病從此纏上了他,甚至在臨近退伍和辦理了退伍手續後的一段時間,朱明友還在住院治療。

“當時他們有文件,還是同鄉,我就幫他們走了流程。”提起這件事,焦某仁顯得很委屈。“我那天最大的失誤,就是沒看清楚,讓他們簽了別人的名字。”

朱明友手中的證據材料,大部分都是從縣人武部複印過來的。記者見到了當年調取檔案的介紹信,介紹信的落款日期是2000年9月27日,蓋有臨泉縣宋集鎮人民政府的公章。信中寫明:茲有我鎮朱老莊退 伍巨人朱明有(1998年退伍),因工作需要,需調出其檔案查閱,請貴部有關領導予以接洽是荷。朱明友說,介紹信把他的名字寫錯了。

朱明友叫住了焦某仁,質問他檔案去哪了。焦某仁則否認是他拿的,兩人爭吵起來。經過一番勸說,焦某仁停止了爭吵,拉著記者述說了當年檔案是怎麼讓人給提走的。

殷某坤曾說假檔案是朱老莊的朱某和朱某強提供給人武部的,而朱某據稱是朱老莊村委會的幹事,朱某目前的情況如何?宋集鎮鎮政府工作人員介紹,大約在兩年前,朱老莊村已經合併給了老寨行政村 。鎮政府下派到老寨村的一名李姓書記告訴記者,他是在2018年來到老寨村任職的,但朱某早在他任職前幾年就已經被撤職了,目前應該是在家務農。至於朱某現在的情況,只有上任書記知道,可上任 書記也因其他違法行為受到了處罰,目前無法聯繫。

△朱明友退伍兵輾轉北上廣打工返鄉偶然發現檔案失蹤多年朱明友發現自己的檔案“失蹤”純屬偶然。

△假檔案警方:正在調查有消息會通知當事人警方目前調查的情況如何?真實的檔案目前在哪兒?當年調取檔案的真實原因是什麼?那份造假的檔案又是誰做的呢?12月10日下午,帶著這些問題,現代快報記者陪同朱明友前往臨泉縣公安局。

安徽退伍軍人檔案遭偽造,真實檔案疑被調到省外苦尋兩年曾被威脅

“老給別人打工賺不了多少錢,我就買了輛三輪車,自己來收廢品。”2006年,朱明友和妻兒最終在浙江安頓了下來。他騎著三輪車,每天走街串巷收塑料廢品。只有等到老家收麥子,或過年時,朱明 友才會回一趟安徽老家。

退伍返鄉後不久,朱明友結了婚。當時國家對義務兵沒有安排工作或培訓學習的政策,為了家庭生計考慮,1999年,朱明友便和同鄉們結伴外出,到北京某麵包廠蹬三輪車送麵包。“當時一天最多能賺 十幾塊錢,太少了,唯一的好處是犯胃病的時候我能掰點麵包吃。”

看到這封介紹信,可以確認的是,當時確實有人帶著它調走了朱明友的檔案。

焦某仁說朱某廳早在幾年前就“喝酒喝死了”,而朱某見則可能在阜陽市某看守所工作。

焦某仁說,朱某強和朱某確實曾被公安機關拘留過,因為這件事,焦某仁自己也去公安機關做過幾次筆錄。目前案件具體進展如何,他也不清楚。據焦某仁介紹,事發後,縣人武部也為朱明友辦理了一份生活補助,現在他每個月能領取550元。“我也希望公安早點破案,不然他(朱明友)一直懷疑我,搞得我心神不寧。”

臨泉縣公安局副局長張華告訴朱明友,他的情況並不符合司法救助的條件。張華說,他的檔案被人調走的案子正在調查,有消息會通知他。

焦某仁口中的“他們”是朱明友同村的朱某廳和朱某見兩兄弟。據焦某仁回憶,2000年來調取檔案的就是這兄弟倆,當時他們帶著一份蓋有宋集鎮鎮政府公章的介紹信。焦某仁看他們手續齊全,又是同鄉,便幫他們去了檔案室調取檔案,還做了調取證明人。但在“檔案查閱登記冊”上簽字時,朱某廳和朱某見並沒有簽自己的名字,而是簽寫了“楊峰”。焦某仁稱,當時天快黑了,他沒有看清楚,便沒註意到這一細節。隨後他在“檔案查閱登記冊”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朱明友有點懵,他從來沒去過甘肅,那地方太遠了,無論是當兵前還是退伍後,他和那個地方都沒有任何交集。他被告知檔案是2000年被調走的。而在兩年前,1998年12月,21歲朱明友剛剛退伍。之前 他在沈陽軍區大連某部當了三年的義務兵。

2017年7月,朱明友在浙江接到父親的電話,說家裡種的麥子熟了,讓他回安徽阜陽的老家幫忙一起割麥子。朱明友的老家在宋集鎮朱老莊行政村,那是阜陽市臨泉縣下轄的一個村莊。那一年臨泉縣還沒通高鐵,朱明友要回老家只能坐長途汽車。

“我當時就懷疑,我的檔案被人盜用了。”朱明友並不認識楊某,而焦某仁是下縣人武部的一名工作人員,但並不負責管理檔案。朱明友一度懷疑是焦某仁串通他人偷走了檔案,他找到了人武部時任政委的殷某坤說明情況,殷某坤向他承諾一定會找到檔案。

至於後來出現的那份假檔案,焦某仁告訴記者,假檔案是朱某強和朱某交給他的。而朱某強是朱某廳的兒子。

有媒體報道稱,頂替者曾托中間人傳話說情希望和解,但是仵瑞華表示“決不和解”。2019年12月6日,仵瑞華在接受界面新聞採訪時表示,對目前的調查進展無法滿意,這件事改變了他一家人的人生,他還是想到鎮政府工作,絕對不能接受冒名頂替者繼續留在崗位上。

這件事自此之後就沉寂了下來,朱明友沒有瞭解到新的進展。他每次去公安局詢問只得到一個回應:“正在調查。”

針對當年調取朱明友的介紹信上蓋有鎮政府公章一事,12月11日,記者來到宋集鎮人民政府,多名工作人員表示,他們都是近幾年因各村管轄區域合併,才調來宋集鎮的,19年前的事情他們並不知情, 現在鎮政府里也沒有工作年限這麼久的人員。

△朱明友的退役證查詢突現李鬼檔案警方立案兩年目前尚無結果臨泉縣人武部檔案室存留的一張登記表顯示,在2000年9月28日,朱明友的檔案被人調往了蘭州、天水,調動人的簽名是 “楊某”、“焦某仁”。

就在那趟回家的長途車上,朱明友遇到了另一位返鄉的退伍軍人。兩人聊了一路。閑聊中朱明友得知,國家對帶病回鄉的退伍軍人有優待政策,每個月都可以領生活補貼。這個消息讓朱明友感到很欣喜 ,因為他服役時曾罹患胃病,至今未痊愈。他每個月都要花幾百元買藥,如果能領取一些補貼,生活壓力會減輕一些。

退伍軍人遭頂替工作23年:還是想到鎮政府工作

△調走朱明友檔案的《介紹信》調取檔案的介紹信蓋著鎮政府的公章

被頂替者仵瑞華向表示,退伍後問過民政局幾次安置事宜,自己等不到安置就南下去汕頭騎三輪車拉客,一天能掙二三十塊錢,勉強夠生活。今年十月份發現退伍軍人安置名單,以為自己得到了安置感到很驚喜,後來才知道是被人冒名頂替。

田波院士逝世Uzi续约国内首家千亿酒企邓莎拔火罐被烧伤LOL选手Mata退役华为挪威5G市场中国女足0-3日本湖人七连胜樊振东许昕夺冠邓亚萍吐槽男篮棉兰老岛地震中国航天2020胡歌剪寸头湖人七连胜邓莎拔火罐被烧伤女足0-3日本胡歌剪寸头胡歌剪寸头教师违规终身禁教胡歌剪寸头樊振东胜马龙格力股权转让获批LOL选手Mata退役操场埋尸案将开庭AmazingJ离队拉维奇宣布退役成贵高铁正式开通棉兰老岛地震撒贝宁升级当爸北京暴雪蓝色预警